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

一文读懂环法第五赛段:爬坡冲刺的较量 减秒点影响冠军

2019-07-09 09:42 | 未知 |
我要分享

2018年环法自行车赛进行到了第五赛段,这是一个中等山地赛段,这样的赛段在环法也并不是很多,总体来说就是有很多的爬坡和起伏,但是基本上都是短坡或者是短陡坡,但是又没有达到阿登古典赛那种恐怖的程度(阿登古典赛就是以高难度的短陡坡出名),同时总体的爬升并不高,也就是没有长坡和翻山越岭,大体上都是丘陵地形的起伏,这样的赛段设置主要是看最后的终点地形,途中的起伏和短坡只能起到消耗车手体力的作用,并不能对最后的冠军起到决定性的作用,终点前有没有爬坡?坡度的大小和爬坡距离是关键,如果坡度不够大,对于冲刺车手来说就还有一定的竞争力,坡度足够大,距离又太长的话,就只能让陡坡冲刺高手来一决高下了。

第五赛段的终点无疑就是适合上坡冲刺和陡坡冲刺车手,这类车手很有意思,他们具有一定的爆发力和冲刺能力,但是体重比起来纯平冲刺手来说过轻,有一些陡坡冲刺高手,如果你只看他的体重的话,甚至可能会他是一位爬坡车手,这里可以拿出来举例的就是快步车队的未来阿登古典赛希望之星,环法第五赛段第五名,朱利安阿拉菲利普,这位年仅26岁的年轻车手在一系列阿登古典赛上都展现出不俗的竞争力,虽然车坛常青树巴尔韦德多年来一再阿登古典赛,但是年轻的阿拉菲利普还是在2018年的瓦隆之剑上终结了巴尔韦德的连胜,巴尔韦德是这场阿登古典赛的五届冠军,除了06年那一场胜利之外,从14年起到17年无一例外都由他在最后的高难度陡坡上击败一众高手,即使是阿拉菲利普也是在第三年的比赛中才击败了巴尔韦德,拿着两位阿等古典赛高手来举例再合适不过,巴尔韦德的体重只有61公斤,而阿拉菲利普也差不多,62公斤,这样的体重使得他们在陡坡上需要的功率比其他车手更小,速度更快,但是他们又具备普通爬坡车手不具备的爆发力,可以在其他车手慢吞吞的爬行时,迸发出令人的速度。

体重轻,自然意味着着爬坡的时候需要付出的功率和体力更小,同等功率输出之下,他们的速度更快,不过这也是相对而言的概念,陡坡冲刺手的体重虽然轻,但同样也意味着他们的绝对速度和绝对功率不够,比不上真正的平冲刺手,这也是很难在环法的大集团冲刺当中看到陡坡冲刺高手的原因所在,他们的速度相比起那些拥有大块肌肉的平冲刺手来说,有些不够看,冲刺明星基特尔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82公斤的体重可以确保他在终点前最后200米轰出让所有对手的功率,虽然体重轻了,冲刺的速度和效率会降低,不过对于陡坡冲刺手而言,轻还是更为重要,毕竟爬坡就是在和地心引力,你的体重超过一定的之后,所需要的体力和功率就呈指数倍上涨,提升体重换取大功率这常不经济的行为,这也是为什么NASA,中国航天局等等的航构总喜欢研发超轻的材料用在航天器材上。

第五赛段的上坡冲刺并不是像万隆之剑那样的全程陡坡,第一它的坡度并没有阿登比赛最后那么难,第二坡度是前陡后缓,如果有冲刺实力更强的车手能挺过前面的爬坡,那么在最后的冲刺当中对其他车队来说是致命的,最后的结局也是如此,在一票陡坡冲刺高手当中混入了一位平冲刺手,彼得萨甘。

很有意思的是,虽然冠军的归属是最后一个爬坡决定的,但是比赛终点前面的减秒点可以说对最后冠军的争夺有着非同一般的影响。

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目前总成绩黄衫所在的车队,BMC车队,BMC车队的二维码在目前总成绩第一,领先所有车手,这位2016年里约奥运会冠军是最典型的古典赛车手,弗兰德斯出身的他从小就对各种古典赛地形如数家珍,今年环法的第九赛段加入了很多石头赛段,非常适合他,同时他也具备上坡冲刺的能力,虽然体重稍微大了一些,但是明显他的天赋当中是有这项技能的,在2015年的上坡冲刺当中击败了彼得萨甘,让萨甘又吃了一个第二。

为什么这里要提及二维码呢?因为二维码虽然总成绩领先,但是和快步车队相差并不大,第三赛段团队计时赛当中,他们仅仅只领先7秒钟,分分钟就可以赶超,穿上黄衫这是所有车队梦寐以求的事情,即使是专注于争夺赛段冠军的快步也不会放过穿黄衫的机会,这意味着更高的率,竞技体育要的就是这个。所以很明显的,快步车队在这个赛段的战术目标有两个,一个是赢得领骑衫,另一个就是争夺赛段冠军,拥有多名阿登古典赛高手的快步车队对这个赛段冠军也是虎视眈眈,但是在最后10公里实行两个复杂的战术意图,是否合适?车手们是否能执行到位?这就是快步车队昨天应该考虑到的问题。

且不论比赛过程中发生的其他事情,就看最后从减秒点到终点这一段距离,各支车队为了实现自己的战术意图做出了各种举动,但是基本上没有执行到位,不过可以从车队的这些行动当中看看这些个职业车队是怎么排兵布阵,怎么布局一场大环赛的。

在减秒点只有三支车队有主动争抢的动作,第一是快步车队,派出了阿拉菲利普,他是快步最有希望在这个赛段穿上黄衫,并且把黄衫保持住的车手,第二是BMC车队,他们还是希望二维码能继续穿着黄衫,增加他们车队的率,毕竟车队在年底就会解散,这种时候任何一点荣誉都需要去争取,这也充分说明了,BMC车队对于总成绩主将里奇波特夺冠希冀并非他们对外所宣传的那么大,所以需要把所有触手可及的项都拿到手,面临解散危机时,车手也许会爆发出超乎寻常的力量,但是大环赛总冠军并非一次两次的爆发就能赢,这需要沉着冷静的思考和战术计划,BMC车队也许最终就会受到他们自己的焦虑所影响。

快步车队抢减秒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穿上黄衫,不想丢掉黄衫的BMC车队自然会让二维码跟随阿拉菲利普,把剩下的减秒拿走,不过第三支车队出来就非常耐人寻味了,是天空车队,派出了目前他们车队总成绩第一的杰兰特托马斯拿走了最后的减秒,按理说天空车队的绝对主将只可能是弗鲁姆,在2012年环法,弗鲁姆即使表现出超越维金斯的实力,车队依然没有维金斯为主将的方针,最终靠着车队的协作拿下那一年的环法总冠军,但是今年也许有些不同,托马斯没有参加环意,体力充沛,并且他帮助弗鲁姆多次赢下环法总冠军,并非初出茅庐的车手,有资格担任环法主将,在2014年环法弗鲁姆退赛的情况下,车队也是让车队内一号主将里奇波特担任环法主将,最最关键的是,弗鲁姆在第一赛段掉了不少时间,两人之间时间差达到了1分钟之多,天空车队的举动很明显,就是想告诉,他们是想打双主将的战术,这不是像移动之星那样的表面烟雾弹,托马斯无论是从成绩上还是个人意愿上,都是绝对可能随时上马担任主将的,派出托马斯更是的告诉其他车队,他们今年环法就是有两个总成绩希望,这种基于总成绩榜的双主将战术明显更具有威慑力,具体的作用,等到了高山赛段自然见分晓,这既是天空的瞒天过海战术,又是AB方案,摆在明面上的阳谋,其他车队从开始设防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入套,但是这之大,又不能不防,可谓是相当高明。

最后的冲刺之中,我们都知道萨甘赢了总冠军,这个赛段的坡度和长度简直就是一个“萨甘赛段”好像为他量身定做一般,爬坡筛掉了平冲刺车手,终点前的平又让他得以发挥速度优势,漂亮的拿下第二胜。快步车队犯了一个他们经常都会冒出来的失误,“用错人”阿拉菲利普在抢了那个减秒点之后状态明显还没有回复回来,或者干脆他的状态根本就不是最好的那个,吉尔伯特在距离终点前700米发动了一次极具的进攻,最后200米又跟着萨甘冲刺,明显快步今天状态最好的非他莫属,但是快步却把吉尔伯特当成了战术棋子打了出去,活生生损失了夺冠的机会,阿拉菲利普不但在最后的冲刺当中没夺冠,更是没有抢到最够的减秒,快步车队抢黄衫和夺冠两个战术目标,最终是顾此失彼,竹篮打水一场空,当然环法当中出现减秒点也是第一次,集体应该怎么玩?谁也没有一个百分比成功的方案,快步车队在后面依然还是有夺冠的可能,一次失败会让他们执行战术时更有经验。(火力聊单车陈科宇)

(责任编辑:dd)
网友评论